2021/01/28

她讀醫學院,「攝影」是她療癒人心的處方-攝影師 Karren:「拍照讓我的人生不再充滿問號,只有驚嘆號!」

從備受矚目的新生代演員陳昊森、李沐,到名導吳念真、歌手林俊傑、李英宏、魏如昀、藝人Lulu 黃路梓茵 ⋯⋯ 等等,她都拍過了 — 這個作品涵蓋品牌形象、專輯、活動紀錄、人像和各種跨界創作的攝影師,其實是從別具異想風格的婚紗攝影打開了知名度,更難想像的是,一路以來她從未在求學歷程裡正式地學習攝影:她是個醫學系畢業生,卻選擇了「攝影」作為治癒眾人的方法,她是 Karren 高愷蓮。

採訪前,腳才剛踏進屋,Karren 便急急忙忙招呼我們,邊唸著自己沒把家裡收拾整齊、擔心空間太小,回頭又怕我們沒椅子坐,東收收、西整理,深怕照顧不夠周到,就連伴她十幾年的愛貓斑斑都跟著低沉地喵喵叫,將她「追求完美」的性格展露無遺。

她的世界,因攝影而閃耀

好不容易等 Karren 安心坐定,迫不及待問起:究竟一個讀了七年醫學系並順利畢業的女子,如何成為志在拍照不在醫學的攝影偏執狂?「家裡認為我算可以認真念書的孩子,就希望我為家族爭光!」然而進入醫學系後的 Karren 並沒有充滿光榮感,內心滋長的盡是「不是真的想當醫生」的擔憂,儘管用各種理由洗腦自己,卻難擋不時浮現的迷惘。

實習時的沉悶,偶然引領她在 PTT 找到當外拍模特兒的機會,Karren 自認相當沒自信,卻發覺照片裡的自己跟平常截然不同,「讓我覺得攝影很神奇!」這讓她決定送自己一台 LOMO 玩具相機作為生日禮物,試著拿起它,想著能夠創造什麼樣的世界。


「接觸攝影後,我發現我的世界變得很閃亮。」 — Karren


「我的生活裡沒有問號了,都是驚嘆號!」— Karren


某方面來說,攝影也彌補了她小時候曾想畫畫卻不得為之的遺憾,那曾經被家人認為太花錢、不切實際的夢想。她愛畫,卻也覺得自己天分有限,「攝影代替了我的畫,代替我的手,完成我想像中的畫面。」

她是個醫學系畢業生,攝影是她治癒眾人的方法,也是她拯救自己的解藥。

從「苛求完美」,到「寬心以對學習中」

Karren 有標準的雙魚座個性,極端的一體兩面,開心就High到極致,悲傷就難過到往骨子裡去。這點從她口中「重口味」的奇趣收藏可略窺一二。延伸到創作上,最大拍攝主力是婚紗的她,無論攝影作品色調或繪畫創作,都喜歡以濃郁色調、衝突主題展現:「假設這對新人很害羞,我要讓他們變得很酷、很狂野,讓大家發現『原來我也可以這樣!』」熱愛以「扭轉形象」為動能,淵源就緊扣著那個少了自信的醫學院學生,當年從攝影裡發覺「原來我也可以」的感動:


「唯有這麼做,我才會感受攝影在我人生中是很扎實的,而不是按了快門、收了錢就再見,希望每個被攝者都能透過我的作品留下一輩子的回憶。」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 Karren


笑說自己屬於「自我摧殘類型」, Karren 在創作生涯中,一心認為必須透過攝影創造更好的作品,就連工作空檔也非要逼得自己停不下手;直到三、四年前接觸捏陶,才開始學著以更輕鬆的心境面對攝影師身分:「我太極端了,要嘛停不下來,要嘛就不做,一不完美就很焦慮。」陶藝讓她得以稍稍喘口氣,她拿著作品大笑,說念醫學系時就愛畫解剖圖,因此創作主軸也圍繞著「器官派對」,連畫裡的腎臟也以無厘頭手法表現,「這樣一來,再回到攝影創作時,能夠更自然地回去吧。」

Karren 拿著她的《器官派對》系列畫作開心地解釋由來。
從她房裡的各式奇異收藏到個人陶藝創作(如圖中左側的沙發男與貓),都足以一窺 Karren 的人格特質。
Karren 的陶藝作品。

搏感情誠意百分百,煲出照片裡的醍醐味

「讓不有趣的事變得有趣、讓有趣的事變得更有趣」,是 Karren 的核心信念。無論風趣搞怪、溫暖清新、沉穩寧靜,她總是像偷偷施展了魔法,讓照片裡發散令人回味的情感,秘訣沒別的:


「不可以和受攝者敵對,要去了解他們。」— Karren


以婚紗來說,每次拍攝,小從身高、體重,大至如何交往、是否有求婚,Karren 都會以連串身家調查鉅細靡遺地了解新人特點,甚至鼓勵大家在婚紗中和親人一同入鏡,為世代間的相處留下珍貴回憶:「例如回到爺爺、奶奶家和長輩拍,甚至還跑到金門、日本去。」曾遇上工作勞累而無精打采的新郎,Karren 想起對方在工地從業,便卯起來搏感情,還拉著他到檳榔攤買工班常喝的威士比加西打,讓新郎倌逐漸綻開笑顏!第一次喝這樣的飲料, Karren 豪爽地說「還滿好喝的欸!(大笑)」 — 想盡辦法理解,讓被拍照的人們感到自在,我想這正是她的作品之所以能被讚頌「很有溫度」的原因,很暖的那種。


「生長環境和各種媒介,都灌輸我們『被拍時該有的態度』,

無形中讓大家面對鏡頭時覺得『必須成為看起來是某種樣子的人』。但總覺得,少了一點滋味。」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 Karren


那些自然流露的情感,在照片中煲出了真摯的醍醐味,再藉由科技畫龍點睛,理想中的畫面便更臻圓滿。問起生命裡擁有的第一台修圖工具,Karren 想了想,手比劃著,「這麼大一塊,銀色的,上方有個透明蓋。」答案揭曉,是 Wacom Graphire 4,起初為了想畫畫而買,後來發現修圖也相當方便,使用至今十多年依舊勇健。

近期選擇升級至 Wacom Cintiq Pro 13,尤其是受直觀的創作螢幕吸引,13 吋繪圖螢幕更能滿足人像修調極需的液化功能,修痘痘、推下巴、縮鼻翼,也常使用合成效果,在編修照片時帶來舒適流暢的體驗:「Wacom Pro Pen 2 觸控滿靈敏,筆尖使用很順手,隨時打開就能工作。」Karren 說。

她為歐陽靖和當時仍在腹中的孩子、母親譚艾珍一同拍的「三代同堂」寫真照,創造光線柔美又頗具時尚大片氣勢的唯美畫面,「這組照片想形塑復古時尚的氛圍,在後製光影調節下了很多功夫。」另一組照片則以「大地之母」為題,Karren 一聲「我想要拍出如聖母般的孕婦照」,除了有身旁合作團隊和被攝者合作達成理想畫面,她更藉助繪圖螢幕實踐繁複的想像,最終將腦海中對「孕育」的概念化為脫俗的孕婦寫真。

Wacom Cintiq Pro 13 是 Wacom 最小尺寸的顯示器產品中,專為專業藝術家與設計師打造的直覺式創作繪圖螢幕。
藝人歐陽靖與母親譚艾珍的「三代同堂」寫真(Source:Karren 提供)
《大地之母》系列孕婦寫真(Source:Karren 提供)

「再來就是畫畫囉!」她又打開近期繪製的貓咪圖,童趣不受拘束的線條看了讓人直誇可愛,她打趣地說是現在的興趣,看到長得奇趣的貓狗就會畫畫看,偶爾也會接到朋友委託繪製,所以也開始接畫畫案?「沒有啦!先好玩,好玩而已。」她笑著。

三種型態的作品,Karren 分別使用 Wacom Cintiq Pro 13 達成了光影調節、合成、繪圖三大實用功能。正如她自己終究意識到的,或許畫面從沒有真正的「完美」,但她只管追求那發掘內心的模樣,用人生百味,成就影像中動人的韻味。

照片是陪伴生命年輪的長久存在

回顧經典作品,Karren 認為讓她最為感動的莫過於 2018 年與挺挺動物應援團合作的《愛上米克斯 大量發生中》,其中有導演吳念真、綠光劇團演員與浪浪們共同入鏡, Karren 興沖沖分享,由於狗兒與人物的神情維妙維肖,不少觀展者還竊竊私語地認為浪浪就是演員們的毛孩:「很想說大家都誤會了,可是這樣就成功了!我要的就是這樣的成果!」她近期也重新開啟這項攝影計畫,「這個系列是有影響力的,而且觀眾看了會開心,既然如此就應該繼續做下去。只要 100 個人裡有 1 個人看到,就是力量。」

《愛上米克斯 大量發生中》系列作-導演吳念真與流浪犬(Source:Karren 提供)
《愛上米克斯 大量發生中》系列作-演員鍾欣凌與流浪犬(Source:Karren 提供)

於詹記麻辣火鍋敦南店舉辦、展期至今(2021)年 2/10 的《勿忘我旅行社 – Karren Kao 拍下愛的十年攝影展》,則在朋友建議下,把十年來拍攝的婚紗作品整理展出。多年來陪伴眾多新人到過數不清的所在,讓 Karren 以「勿忘我旅行社」為命題,不但符合她想要「名字夠俗又有意義」的那種古靈精怪,也像極了她為人們記錄人生的角色:不少人從找她拍婚紗一路進階到親子、家族寫真,又或者請她為牽手 60 年的祖父母一圓婚紗夢 ⋯⋯ 多年來,Karren 替人們的生命年輪一圈圈刻劃了記憶,無論過了 10 年、20 年,依然會想起拍照當下的喜怒哀樂。

她是個醫學系畢業生,攝影是她紓解自我疑難雜症的救贖,也是她療癒人心的方法,她是 Karren 高愷蓮。

《勿忘我旅行社 – Karren Kao 拍下愛的十年攝影展》展出作品 – 相伴 60 年的老夫婦一圓婚紗夢(Source:Karren 提供)

Karren

攝影師高愷蓮 Karren,由於極度熱愛攝影,畢業後隨即投入職業攝影工作,放棄從醫,並開始不間斷的進行各種類型的攝影創作,是個志在拍照不在醫學的攝影偏執狂。作品包括藝人歐陽靖&譚艾珍形象攝影、歌手徐佳瑩生產紀錄、2020 總統府福袋拍攝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