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他的怪奇世界-動畫師梅康米用「色彩斑斕的貓貓」治癒心靈,怪里怪氣也能成為救贖!

「你就是想著咖啡就好了。」
「我可以想著牛奶嗎?」
「不行,你就是想著咖啡上面有三條水蒸氣在 ⋯⋯ 動。」

「睡不著就想著咖啡吧!」他說。想睡又睡不著的夜晚,點開梅康米的 IG,多彩動畫映入眼簾,奇異的配色加上扭動身軀的貓兒、紫色海星等線條簡單卻帶著動感的生物,再配上聽來平凡無奇的日常對話作為口白,卻有股魔性讓人忍不住無限重播觀看。從《想咖啡》、前陣子的迷因《勞贖》,乃至各種貓咪梗圖變身的動畫,梅康米有點ㄎㄧㄤ、有點搞怪的畫風,讓他創作至今已累積一大票追隨者,甘願跟著他一起掉進奇幻異想,穿梭在動物們引人發笑的一舉一動間,看似無厘頭的創作,實則有著讓人淨空思緒的神效,也是種救贖。

歡迎來到梅康米的「怪奇」世界!

誤打誤撞接觸「畫畫」,從此創造色彩斑斕的奇妙貓貓世界

究竟,這個總能把迷因圖變換成各種讓人發笑影像(尤其是貓!)的動畫家,私底下又是什麼樣子?不同於作品的搞笑與亮麗四射,眼前的梅康米本人倒是靦靦腆腆,說話聲音輕盈卻沉穩,像條悠遊在海裡的魚,循著自己的步調緩緩前進,和他身處的城市台南一樣,慢活而溫暖。工作室牆面漆著柔和的黃,從窗戶向外看,對街學校的椰子樹正挺直身軀打招呼,向晚時分陽光灑進屋內,照在梅康米身上,他的一切喜怒哀樂,包括創作,彷彿被鍍上一層光。

一開始,他其實沒想過自己會擁有「梅康米」這個身份。本名魏大荃的他,讀的是普通高中,本來想順著家人希望讀工業設計,卻誤打誤撞進入數媒系,然而這一讀,卻讓他找到了自己的心之所向。


「從那時候開始,畫畫變成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部份,像吃飯、睡覺一樣自然,未來就算不畫畫,我也還是想在相關領域工作。」— 梅康米


著迷於動畫的梅康米,本來想再去加州藝術學院(CalArts)進修,但因學費考量而作罷,轉而一路向北,打算到日本讀語言學校再找工作,一圓動畫師的夢想。當完兵那年,梅康米在出發前往日本進修前的空檔開始做些屬於自己的小動畫,逐漸累積實力;抵達日本隔年,梅康米接到了歌手許茹芸 MV 《親吻時分》 的繪製工作,不僅大大打開了他的知名度,也讓他意識到用接案養活自己的可能,隨遇而安的他打消留在日本的念頭,回到家鄉專注於創作,一步一步打造出「梅康米的世界」。

梅康米星球裡充滿各式各樣的動物角色,像是固定班底海星、白貓和阿梅等等,「阿梅『本貓』就在外面喔,牠很兇!」談起愛貓,梅康米眼底藏不住笑,而不僅創作角色從寵物汲取靈感,就連梅康米這個名字也都是他養過的貓咪名字縮寫,他的「視貓如命」從生活、創作都可見一斑。

「其實我原本是狗派啦!大學湊巧領養貓之後,就徹底愛上貓了。」個性可以說是相當內斂的梅康米笑著坦承,相對於與人相處,與貓呀、狗呀互動讓他感到更加輕鬆自在,為動物們加上擬人化的動作、情緒和配音反而多了想像和樂趣,不但逗樂大家,治癒效果也加倍!

梅康米的作品中,可見眾多以「貓咪」為主題發展出的繽紛、搞笑動畫。
梅康米很愛貓,而「梅康米」這個名字也來自他所養的貓,其中的「阿梅」就是左圖照片中央的虎斑貓。照片中另兩隻貓則分別為黑白貓月亮、橘貓蝦餅。

走過風波,讓風格慢慢長出「梅康米」專屬樣貌

不過,談起他詼諧又頗具特色的畫風,梅康米說自己其實並不是一路順遂地走到今日:「我的創作最早是受一位美國動畫師影響,他的風格很多彩、充滿奇幻的透視畫面,那時候覺得很厲害,就會效仿,所以我早期滿多作品和他很像,就被網友罵『抄襲』。」然而面對批評,梅康米倒是淡定,他認為「風格」本就是透過學習而來,在創作歷程中從不同藝術家各汲取一點,經過內化、咀嚼而轉變成自己的實力,久了便會逐漸發展出顯著的畫風,現在也幾乎沒有這樣的質疑聲浪了。

梅康米《太陽花》作品。(圖片來源/梅康米Instagram)

被更多人看見後,機會固然變多,卻也憂喜參半,如何在商業要求和自我風格間取得平衡,往往最難取捨的。「畫完《親吻時分》沒多久後,接到新的廣告案,我那時候喜歡把人物加上紫色這類奇怪的膚色,但客戶說『看起來食物變不好吃了』,最後只能換回正常的皮膚色。」面對最做自己的創意被要求修改,來回溝通的結果最終也得達成不同程度上的妥協,畢竟面對事情的視角與需求不同,很多時候沒有絕對的誰對誰錯,他也因此將商業作品使用自己的本名,個人純粹的創作才使用梅康米,以此區分、維持「梅康米」最完整的風格。


「現在逐漸減少接案的比例,以發展自己的 IP 為主,用這樣的方式生活和創作,我覺得很幸福。」— 梅康米

註:IP (Intellectual property),意即智慧財產權,包括專利、商標、著作等等。

只做自己喜歡的創作

從對畫畫一竅不通,到以畫動畫為生活重心,梅康米說人生第一次接觸電繪,是高三那年得知考上數媒系時, 為了替未來學科做準備,買了適合新手創作者使用的 Wacom Bamboo,一直到大四為了做畢製,才又向系上借了 Wacom Cintiq Pro 13 繪圖螢幕作為趕工幫手,一開始使用的手感就讓他直呼「哇!也太好用了吧!」,後來也自己購入一台;而現在使用的 Wacom Cintiq 22 則是去年初購入,「大尺寸對眼睛比較好啦!」他彎著眼睛說道。

梅康米家中甚至還有女友學生時期使用過的古董級 Wacom 繪圖螢幕,讓在場的我們都為之驚嘆。能夠「直接在螢幕上揮灑心中所想的創意」始終讓梅康米印象深刻,也使 Wacom 一路以來都是他不可或缺的創作夥伴。

梅康米世界逐漸壯大後,需要的工具也越來越精密,「Wacom Cintiq 22 的螢幕支架可以自由調整角度,而且不會過於防滑,直接把手撐在上頭畫圖也很穩固!我畫動畫常常需要一些比較穩定的線條,這台版面比較大,也可以更穩固地把它們畫出來。」尤其梅康米作品以動畫為多數,繪圖過程需要繪製「中割」(動畫中串起原畫動作之間的細部動作),「如果沒有繪圖螢幕的話,我應該就畫不出來了吧!(笑)」加上他是一人作業,用 Wacom Cintiq 22 就可以很直覺地畫出一幅幅畫面,大幅增加工作效率。

回想用心產出的作品們,《天氣熱小心日曬》是梅康米私心最喜歡的結晶,「這部其實還是用Wacom Cintiq Pro 13 做的,後來都用 Wacom Cintiq 22 畫,《想咖啡》和《勞贖》也是滿重要的作品。」梅康米又笑說,他覺得有時候認真做的創作,發表後效果不一定很好,輕鬆、隨意間畫的作品反而反應更熱烈,所以現在的他也允許自己比較隨興一點;而創作對他來說也該是一件隨心所欲、平凡的事,從日常中汲取靈感,想到什麼就拿紙筆先畫下來,再變成又ㄎ一ㄤ又搞笑的動畫。


「像有些插畫家會跟隨節慶、時事來發想創作主題,一來我不擅長這麼做,二來跟我的個性也有點關係,只做自己想做的東西,某種程度上也算一種執著吧!」— 梅康米


為治癒心靈而生,也治癒自己

性格執著的梅康米,雖然總是用有趣的作品治癒他人,但私下的他其實與你我無異,都有著自己的課題需要面對。他說自己從小就是個容易緊張的人,到了去年,焦慮又因為低潮而如魔鬼一樣纏著他不放,甚至一度提不起勁再畫畫。

最終,還是對動畫的熱情解救了梅康米,粉絲給予的回饋也至關重要。他說曾經有遭遇感情挫敗的粉絲向他道謝:「他說他失戀了,但看到我的作品就能轉換心情,有被治癒的感覺。」不只這件事讓他大為感動,「有些作品完成當下,我自己會覺得還好,但卻受到很多人喜歡,當下的成就感是無與倫比的,也是我的動力來源。」前陣子他在彰化辦了快閃活動,起初心想應該很少人會到場,結果開張的三小時之間人潮幾乎沒停過,「那時候看到他們會想『他們都是真的人耶!』網路上可能有點距離和不真實感,能在現實生活中見面就覺得很感謝。」梅康米激動地說。

問起梅康米會如何形容自己的畫風?「別人都說『有點ㄎ一ㄤ』,但我自己會說是『奇怪』,欸 ⋯⋯ 好像一樣?哈哈。」他歪頭傻笑,拿起一旁收藏的模型喃喃自語,「我覺得我就是一個奇怪的人,喜歡的東西好像都怪怪的,像這隻是用真的螃蟹掃描製作的模型,我很喜歡,可是別人或許就會覺得它很普通。」奇怪的人,誕生怪奇的作品,專屬於梅康米那色彩斑斕的奇幻喵喵世界,也是由此而生。

誰說難以被理解的就是怪咖?看一次他的動畫,或許就會懂得那控制不住手指按下循環播放的衝動 — 歡迎進入梅康米的怪奇世界。

梅康米

梅康米是一位台灣獨立手繪動畫師。在他特立獨行的風格中,打造出屬於他的奇幻動畫貓樂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