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/07/07

「專輯設計,不是為了表現而表現」:專訪設計師吳建龍,發掘那些和我們很近卻又新奇無比的日常

那日下午,走進台北通化夜市裡的小巷道,經過正為晚上營業而忙碌備料的攤家,蒸氣熱騰騰地迎面撲來,一種迷離朦朧,穿過那陣忙碌喧騰的我們,站在紅色老公寓社區大門前,有點納悶 — 「是這裡嗎?」吳建龍在電話那頭要大家別緊張:「對啦!就是那個門沒錯!」

他一開門,我們幾人心裡想的都一樣,「怎麼樣?別有洞天吧!」正如建龍得意洋洋說的,就這樣我們一腳掉進這個社區裡彷彿另一個次元的世界,和這位多次入圍金曲獎最佳專輯包裝、最佳裝幀設計等獎項,還以 54 屆金鐘獎視覺設計拿下德國 IF 設計大獎的設計師開啟這場暢聊創作的對話。

來到 FK WU 的祕密基地,要先知道他怎麼掉進音樂與設計漩渦

老社區裡的新穎秘密基地,是這幾個月才剛裝潢好的新天地。常用 FK WU 名號行走江湖的建龍,穿著一身黑,長髮紮在腦後、戴著金項鍊,手臂上露著顯而易見的刺青,聊起天來卻爽朗親和得很,齒間的牙齦環更在說話和大笑的時候不時展露。

吳建龍畢業於復興商工美工科,愛買衣服的他,說小時候願望就是「做 T-shirt」,也就這樣隨心所愛,進入導演廖人帥的潮流品牌擔任服裝設計師;爾後他又加入知名設計師方序中創立的究方社展開平面設計歷練,先是從廖人帥那兒習得了顛覆觀眾邏輯的有趣思考,在究方社期間則又看見了方序中如何以創意挑戰客戶,在各種預算和條件考量下仍能做出耳目一新的作品 — 所以現在可以汲取、彙整兩者優點了?吳建龍只管謙遜地笑,「不就大家都是這樣學習的嗎?」

說到另一項心頭好「做專輯」,那可就是受他口中「可愛、很像公仔」的吳爸爸影響。父親從前下班的興趣就是帶他逛唱片行,從華語到西洋,家裡滿是卡帶、錄影帶和 CD 收藏,在吳建龍還不懂英文的兒時就默默覺得有夠酷,每月零用錢中可以買一張專輯的額度永遠不夠用:「就會想裡面到底是什麼音樂,後來發現圖跟封面設計的連結好像也沒那麼強!齁,就有點不爽。」他有些小抱怨地大笑,倒也讓他突然認真地強調這幾年操刀專輯設計的心得


「做一張專輯,『設計』應該要很隱形才對,不然會有些本末倒置。設計在這個領域的角色是『輔助』,不能凌駕於音樂。」 — 吳建龍


不過,被芭樂網套裹住的《張三李四》第二張專輯、與藝術家曾建穎共同創作的佛跳牆專輯《BJ肆》⋯⋯ 他的每張專輯設計都讓人印象深刻,如何定義「隱形」?「會這樣做的背後都與音樂本身的概念有所連結,它們不是『為了表現而表現』。」

(左圖入圍 2018 金曲獎最佳專輯裝幀設計獎)張三李四第二張同名專輯,外包裝以吳建龍四處尋覓的芭樂水果網套作為包裝,象徵熱情又有點未完待續的台灣故事,用水果套包滿包好、外銷到樂迷手中。
(右圖,入圍 2020 金曲獎最佳裝幀設計獎)佛跳牆第四張專輯《BJ 肆》,由水墨藝術家曾建穎與平面設計師吳建龍共同詮釋,攤開專輯時彷彿童玩「翻山板」的效果,玩味無窮。(圖片提供 / 吳建龍)

貼近生活的元素都想用,也不否認有少女心的那面

從 2016 到 2020 年,這位新銳設計師在五年間就四度入圍金曲獎最佳專輯包裝獎、最佳裝幀設計獎,甚至還分別有兩次以不同作品雙料入圍,足見雄厚的設計實力。問建龍哪張專輯最滿意或難忘,他說很難答:「因為每個過程都很痛苦!每張專輯都得從零開始,不能複製,這是最累的!不能做完就把某個元素複製到另一張,全部都要重想。」

桌上擺的,大多是吳建龍近期的作品,他笑言有些代表作過去介紹很多次,「但最近做的,記憶當然最鮮明啊!」講到個性與創作間的連結,他一下子就講出了好幾個形容自己的關鍵字:「熱情、正面、樂觀、開心、積極!」而且笑笑地一點也不否認自己還有「少女心」的那面 — 和工作夥伴小畢(Hitsu Pi)一起做萬芳專輯《給你們 Dear All》,像奉上沒有保存期限的禮物和祝福,東看西看又找資料,想起了常見的壓花小卡和書籤,「永生花不就是凝結最美好時刻的證明?」於是,每一張專輯都手作壓花,每張都有不同樣貌,獻上生命最美麗的一刻時光。

吳建龍與小畢(Hitsu Pi)聯手設計萬芳專輯《給你們 Dear All》,以每張專輯都有不同面貌的永生花,象徵凝結生命最美麗的時光。
許含光專輯《從夜晚開始從夜晚結束》,吳建龍以靜電貼紙創造專輯的趣味效果。

創作歌手許含光專輯《從夜晚開始從夜晚結束》,則依循歌手想要「無法複製與回頭」的概念,從便利商店玻璃上常見的「靜電貼紙」獲取靈感,把許含光設計成軟綿綿、可重複貼的靜電貼紙,達成「每次都有點不一樣的一次性」目標:「許含光很帥,粉絲們一定都會想收藏他。但還有人以為是封裝貼紙,直接拿美工刀劃一刀(笑)!」

讓吳建龍入圍 2016 金曲最佳專輯包裝獎的《張三李四》首張專輯,可說是他嶄露頭角之作,應我們要求,他也不厭其煩地娓娓解說一番。專輯本身就像一面貼滿傳單的老磚牆,一面你我走著走著會瞧見的鄰里佈告欄,翻開會以為盡是些便當菜單、尋狗啟示、補習班廣告 ⋯⋯ 等街上拿來的廣告傳單,想不到細看也是一頁頁歌詞;封底的「請勿停車」字樣甚至取材於隔壁老伯憤怒地噴在地上的大字,這些通俗又毫無關聯的物件都成了吳建龍的設計素材,承載著市井人物的各種心聲。

《張三李四》首張創作專輯,入圍 2016 金曲獎最佳專輯包裝獎(圖片提供 / 吳建龍)

還有沒有些影響著創作、卻不為人知的一面?「那幹嘛要跟你們講?」講完一陣哄堂大笑,但他還是偷偷報了幾件事給我們知:第一,現在很喜歡賺錢;第二,不想做設計,「做設計很累耶!」開開玩笑的他又急著解釋:「就是想回歸初衷,想做自己會開心的設計,可是通常這種設計都賺不到錢。現在還是要考慮到讓大家歡心的成分。」— 所以吳建龍不想討大家歡心了?「不是啦!」他大笑又喊得超用力,說關於商業與個人創作間的平衡,他依舊努力調和中。

始終都在尋常中尋找新奇

對吳建龍來說,創作的意義便是「能夠開心做喜歡的事又可以生活」。他的創作歷程總有喜憂參半的雲霄飛車週期,從接到案子時開心不已、腦海充滿發揮想像的空間,下一階段接踵而來的馬上就是時間壓力,幸好 FK WU 認為自己屬於「想很久但做很快」的創作者,「無論如何到交稿日前一定會生出來。」但也不免有出乎意料的時候:「先前接了金鐘獎,算是人生一個陰影啊!」廖人帥邀他一起做金鐘 54 視覺,沒想到實際執行規模遠遠超過了他原先的預期,「壓力超大!每天沒什麼睡覺,創傷!」說完,他又一派自信地講:「下次知道怎麼玩了!就是學習啊!」

2019 Golden Bell Award 54th short film from Timothy Motion on Vimeo.

第 54 屆金鐘獎由廖人帥與吳建龍擔任視覺總監(此為入圍影片)



吳建龍對次文化的愛不是「有點」,是很多,那也給他帶來源源不絕的熱情。「多聽多看多學習啊!」他認為一直身處其中,就會自然地了解其中的生態與風格,而「新鮮好玩」是他對那圈子的形容,更加深他對日常生活中探索視角的開拓。其實看吳建龍的設計就知道,玩著常見的生活元素,與他自己長年積累的 Hip Hop、電子音樂、爵士樂等品味、知識結合,快速地連結各種專輯概念,路上騎著摩托車的阿伯、處處可見的廣告傳單、街頭巷尾的塗鴉,每個符號、場景或物件都似曾相似,吳建龍卻總能用他的童心未泯、用對台灣街頭巷尾的深刻觀察,形塑由尋常事物中迸發驚奇的「FK WU 式風格」。

而吳建龍這段長久以來不斷探尋與精進自我的路途,也一直都有繪圖板、繪圖螢幕相伴。一切從大一讀數位媒體設計、為了課程需要而團購開始,當時買的是上方有透明蓋、銀色機身 Wacom Graphire 4,「那台用超久,現在應該還在我的倉庫裡!」後來又陸續使用了介面和整體外型簡潔的 Wacom Intous Small 和 Wacom Intuos 3。

最近一次升級則選用了 Wacom Cintiq 16:「因為可以直接在螢幕上畫畫和設計!」整體快速、直覺的使用反饋,讓吳建龍稱讚不已,在他創作的每個環節都派得上用場:做字,要用繪圖螢幕描;修圖,要細細地去背、精修輪廓,「最重要的其實是,用數位筆的方式創作,我覺得其實比較不傷手,工作上流暢、精準很多。」說到對這款 Wacom 印象深刻的功能特點,吳建龍打趣地說:「我跟你說,螢幕的設計讓創作時的反饋非常有觸感,很像在紙上畫畫或寫字!你們要不要試試看?」他一邊繪製正為 FINAL 酒吧設計的傳單,一邊分享。

吳建龍以 Wacom Cintiq 16 製作的 FINAL 酒吧設計的活動傳單「Tengeki。天擊」(設計/ 吳建龍、3D art / 許福強。圖片提供 / 吳建龍)

建龍說,自己創作時很容易按到其他按鈕,所以習慣上會把所有快捷功能都關閉,「我只要繪圖螢幕跟筆就好!這也是 Wacom Cintiq 16 的好處,快捷鍵的功能可以按照個人喜好設定,選擇開啟或關閉都沒問題。」靈機一動,他又丟了個點子:「以後應該要開發一個可以用腳踏的快捷鍵!像樂團那樣!是不是超炫炮!」

問他都用 Wacom 創作了些什麼,吳建龍調皮地答「自己!」,但若真要說,像他自己講的,吳建龍的設計講求的是「很生活、和大家很近」,但要能在其中挖掘出獨特且精細的觀察,才能端出各種亮點和趣味,總歸一句,大概可以說是 — 貼近尋常卻又新奇無比的日常。

最近他和夥伴小畢的工作室剛剛成立,從這個老社區裡的新奇天地向外爆發,未來會以「BLOB」之名闖蕩世界,希望能把自己想做的夢想「品牌化」:「不只是專案,也能玩周邊,一些有的沒的!」直到現在,吳建龍都認為自己憑著一股熱誠和熱血,持續做著「不夠討喜」的設計,能夠被看見是幸運,但也讓他笑著說遺失了一些時間和自由:「現在就很沒時間打電動啊!」不過,嘗試新事物,不斷刷新自己、翻玩新媒材,仍舊是吳建龍熱衷探索的:「如果未來可以學到更多有趣的面向,當然也會想精進,一切都要先打開溝通大門,這是學習新事物的首要目標!」

吳建龍

曾任職於究方社,入圍2016金曲獎-最佳專輯包裝獎、獲2016和2017年金點設計獎-榮譽獎,參與過許多專輯及演唱會視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