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想成為《玫瑰瞳鈴眼》那樣的通俗代表!」漫畫家穀子用搞笑創造包容宇宙,耍笨也能過得自在無害

如果看過《T子啪啪走》這部幽默的成人主題連載漫畫,你會記得故事裡那個名叫T子的 Q 版女孩簡直傻呼得誇張,甚至已達搞笑地步,第一人稱的敘事視角讓人直覺聯想:這就是作者本人的化身吧!

也的確,漫畫家穀子說,許多讀者見了她都會忍不住喊她「T子」,而外型和相處起來都予人清新溫婉印象的她,創作主題圍繞著「成人議題」,反差感讓人印象深刻;她笑說其實自己在別人眼中大概是個不太愛說話的人:「雖然角色也反應了自己的心聲,但我其實並沒有把T子當成自己來畫。」那女孩是她心目中一個夢幻如獨角獸般的存在:「我希望世界上有像T子一樣的女生。」

以成人風格的搞笑,為漫畫添新意

《T子啪啪走》正是穀子的成名作,在發表這部作品前,經營三年的粉絲專頁追蹤者約莫 3000 人上下,這部作品首發第一晚,粉絲人數便一夕上漲 8000 多人,直到現在仍持續積累忠實讀者,也確立了她以「成人風格的搞笑漫畫」為主題的創作方向。

穀子從國中開始接觸漫畫同人文化,小小年紀的少女以「二創」展開漫畫生涯:「但這很容易讓人產生『很會畫』的錯覺,真正需要發想主題時,才發現還有很多挑戰。」所幸大學就讀動畫系時的歷練,讓曾遭遇創作瓶頸的她重新摸索自己的熱誠所在:「後來發覺我大概不是特別沉迷畫畫,而是喜歡想劇情、編台詞,這讓我更確定發想情節和畫出漫畫是我的熱愛。」

《T子啪啪走》以 Q 版人物 T 子的可愛、搞笑形象,詮釋成人議題。(作品提供 / 穀子,節錄自《T子啪啪走》)

穀子不諱言,《T子啪啪走》是受日本漫畫《我可以被擁抱嗎?因為太過寂寞而叫了蕾絲邊應召*註》啟發,該作講述身為尼特族(NEET,指不就學、不就業、不進修或不參加就業輔導的年輕人)的女主人翁,直到 28 歲仍是處女、藉由買春打破「第一次」的實錄故事,「但T子的版本節奏輕鬆很多!」她不忘補充。穀子發覺台灣先前似乎較沒有類似路數的漫畫或圖文作者,「要嘛是純色情漫畫,要嘛是純搞笑漫畫,或是台詞露骨但畫面簡單帶過的圖文,好像沒有色情又搞笑的女性成人漫畫,除去 BL 的話(笑)。」

這使她決定為探討成人、情趣、戀愛為主軸的議題賦予可愛詼諧的成分,作品常帶有輕鬆幽默的人生廢物雜感。在此之前,穀子其實還有像《莉莉絲與夏娃》這樣以黑白畫風、禁忌主題呈現的作品,但迴響不若《T子啪啪走》,也令她有感而發:


「比起傳遞痛苦,人們更傾向於分享快樂。」 — 穀子


穀子也有以更為細膩、現實畫風呈現的作品,圖為呈現禁忌議題的《莉莉絲與夏娃》。(作品提供 / 穀子,節錄自《莉莉斯與夏娃》第一話)

註:《我可以被擁抱嗎?因為太過寂寞而叫了蕾絲邊應召》,台灣東販出版。原著為永田カビ所作《さびしすぎてレズ風俗に行きましたレポ》。

「也不是沒想過嘗試嚴肅,那讓我更認清與肯定自己」

穀子其實還有個名字叫「米宗子」,清一色的米飯、穀物類筆名,讓人有點摸不著頭緒?原來國中時綽號叫「肉粽」,命名源自班上男生們:「班長、班長,那就叫肉粽(台語發音)好了!」兩個筆名分別代表她不同的漫畫路線,雖以「穀子」之名重拾漫畫之路,「米宗子」卻是她開始畫漫畫的首個筆名,說要放棄,捨不得:「後來就想,普遍級漫畫就以『米宗子』現身,有點色的就叫『穀子』。」她笑著解釋。

作為伴隨她發展創意的工具,穀子最早是在小學六年級開始使用繪圖板,「型號應該是 Wacom BAMBOO,是參加電腦繪圖比賽後,老師送我的鼓勵。」也使用過 Wacom Intuos Pro 的她,現在則擁有小巧圓潤的 Wacom One:「我很習慣把手放在螢幕上,相對於一般平板,繪圖螢幕只會精準感應繪圖筆,手的接觸不會影響實際操作,反而是優勢。」而 Wacom One 不但能相容眾多數位繪圖筆、在 13.3 吋螢幕上創造自然遊走的筆感,內建可折疊支腳更可讓顯示器提供符合人體工學的支撐,讓穀子讚美道:「畫線稿時很穩固,非常方便!」

穀子說,舉凡到 Gay Bar 取材等記錄日常生活的圖文,她會喜歡以帶有鉛筆、蠟筆和粉彩效果的筆觸繪製;漫畫作品則會在軟體內選擇漫畫專用筆刷,目前而言偏好以水彩質地上色。兩者在繪製上主要在於決定風格的筆刷選擇差異,線條和力道的運用方式對她來說則相差不大。

圖中為穀子正在連載的《無能戀愛諮商中心》系列作品

「以前也曾有偏見,認為畫沉重和嚴肅的議題才厲害,搞笑漫畫好像是一種『隨便』的漫畫。」她期待除了處理各式笑料外,也能駕馭感人、嚴肅的議題;除了《莉莉絲與夏娃》,穀子也曾替廢死聯盟繪製漫畫,為證據滅失、有逼供成招可能性的死刑個案爭取重啟調查的可能:「過程其實也會有心理和立場上的糾結,經歷後也讓我更堅定了喜歡用搞笑手法畫漫畫的心!」穀子認真分析,隨著投入搞笑漫畫的日子益久,體認到其實許多細節和邏輯都需要不斷被挑戰、疏通,完全沒有想像中簡單,讓她更能認同、肯定自己。

在搞笑創造的世界裡,活得自我並且快樂

穀子筆下的 T 子創造了一個可以恣意衝撞的世界,總讓人為她捏把冷汗,總是毫無準備、總是亂來,是個只靠衝動與幸運過活的角色,但她所遇之人都比她還天兵,所以故事不具危險性,讓讀者能以有趣視角觀看全局而覺得「好好笑」,「但是我覺得這樣也很好!現實生活中的人與人相處會有很多考量,大家會羨慕 T 子能活得如此任性!」

現正連載的《無能戀愛諮商中心》亦是如此,裡頭人物煩惱的都是以成年人觀點會認為微不足道的小事,故事中困境也都是自己造成,主角既矛盾又容易被猜透,對讀者來說可能又傻又笨,但也因此想造就笨得無傷大雅、笨得無害、笨得能被包容的世界:「因為我覺得我也很笨(笑),好需要一個世界包容我!常有人說『創作者的世界就像精神的堡壘』,我就只想躲進創作的世界。」穀子邊解釋邊嚷著。

也因此,市面上常見以沉重、嚴肅手法處理的同志、女性性議題等題材故事,氛圍時常帶著淡淡憂愁與無奈,來到穀子手上,卻往往會以加入搞笑元素的方式呈現,希望能為此類故事增加視角走向,相信現實之外的創作世界還能有其他可能性。


「我希望我的系列作可以帶給大家『包容』的感覺,雖然搞笑又無厘頭,但是很笨的人活在這世界上,也可以很快樂啊!」 — 穀子


有天想成為玫瑰瞳鈴眼那般樣的存在,做你心目中的通俗經典!

在穀子的房間聊著聊著,她笑嘻嘻地透露,因為 Wacom One 可搭配電腦成為「雙螢幕」工作模式,一個人畫畫很容易感到孤單或分心,所以邊畫邊播影片,最愛的是《玫瑰瞳鈴眼》:「情節實在太離奇,大概每三分鐘就一個轉折,邊看可以邊吐槽劇情,像在跟朋友對話,好像就能一直坐在座位上了(笑)。」

穀子分享,有幾次看了看還發現自己創造的角色、情節和其中的劇情撞梗,忍不住驚嘆「天啊!我真是輸人家輸 30 年耶!」因此,《玫瑰瞳鈴眼》在穀子心中可謂某種通俗藝術的代表,「大家長大後的發展和觀看的世界各有不同,但小時候接觸的事物卻會成為共同記憶。」儘管某些層面上來看或許算不上主流之作,但這部單元劇至今仍然廣為流傳:「如果可以的話,我也希望有這種價值,雖然是『搞笑漫畫』,但因為太搞笑、太荒謬了,希望 30 年後大家還是會想起它。」

像《玫瑰瞳鈴眼》那樣,扯歸扯、俗歸俗,無論過了多久,人人依然會共賞、回想時依舊能會心一笑,穀子想用她的漫畫,莫名其妙地入侵大家的心。

最後好奇問穀子「創作」之於她的意義,她小小聲嘀咕道:「有辦法繼續消磨時間 ⋯⋯」說完便不好意思地笑出來,「有時候到麵攤吃麵,發現如果店沒開的話就要餓肚子或換一家吃;可是我沒畫畫的話,好像不會對大家有什麼影響?」穀子說,這麼想難免會有些沮喪,但她覺得自己粗心,唯獨對畫畫還稱得上得心應手,仍然渴望用創作為社會貢獻、影響讀者,所以與其說消磨時間 —「不如說大概是想在人生有限的時間裡,選擇一件自己做得到且有意義的事吧!」

穀子

以成人風格搞笑為特色的漫畫家穀子,成名作《T子啪啪走》發布後便一夕成名,在她創作充滿無厘頭的世界裡,希望成為玫瑰瞳鈴眼那般樣的存在,做你心目中的通俗經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