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/01/28

童趣與危險的高反差存在-專訪設計師楊士慶:「創作是透過眼睛、心靈感受,長大還是要保有天真視角!」

要是現實生活中不認識 楊士慶,就像他自己說的,第一眼看作品,可能總想著他會是個「難相處、酷酷的人」,自認慢熟的士慶靦腆地說,就連第一次見面的客戶也忍不住對他說:「你跟網路上看到的你怎麼落差那麼大?」正如這位設計師予人的反差印象,看看桌上攤開的整排作品,你會發現許多他所經手的專輯設計,都遠不只是一張「專輯」的樣貌,而這篇專訪,就是要道出楊士慶在溫厚外貌之下,那既愛冒險又滿溢童趣的內心宇宙!

設計師之路,從「攝影」入門

聊起如何踏入設計師生涯,楊士慶「喔⋯⋯」了一聲,笑說「年輕的時候」從沒覺得自己會成為設計師,單純地因為愛著畫畫而讀了廣告設計科。緣分對他來說是「奇怪」的,讓他踏入設計圈的不是設計,反倒是「攝影」。

愛追隨流行的他,認為唱片與服裝、攝影風格、音樂息息相關,一心對唱片設計滿懷興趣,想不到大學愛用底片機拍照,透過 Flickr 被知名設計師聶永真相中,找他去拍林宥嘉專輯的攝影集,「我想說是做唱片設計吧,沒想到是拍照!我真的只有一台傻瓜相機,而且是連構圖都不會的那種!」所幸首次挑戰的結果皆大歡喜,讓他有機會負責林宥嘉演唱會專輯設計,成了楊士慶的第一張唱片作品。

做了唱片才知道,唱片不單單只有個 CD 殼,可以玩各種不一樣的加工,無時無刻不思索「怎樣讓唱片變得更有趣」,自此士慶開始愛逛五金行、跳蚤市場、逛街購物,在走逛之間容易快速擷取媒材和靈感片段,哪天就會派上用場。他的作品總看得到各種「裝幀」的功力,更不用說以帶有炫砲(電路)裝置的美秀集團 《電火王》,入圍 2019 金曲獎「最佳專輯裝幀設計」—「其實我一開始也完全不知道什麼是『裝幀』。」這個年輕設計師語出驚人:

「我只知道怎麼樣把平面化的東西變得很搶眼、很有自己的風格。」 — 楊士慶

印刷大魔王,任性玩出「不安全」的設計

要士慶分享難忘或最滿意的作品,他陷入長考,選不出來,「因為我覺得每張都很用心!」不過,說到讓大家認識「楊士慶」這個名字的作品,倒可以肯定回答了。做了宥嘉演唱會專輯設計後,接著第二、第三張 ⋯⋯ 到了 KARENCICI 的《傻眼 SHA YAN》,強烈的紅色視覺外頭有水包覆,包裝裡浮動的元素和氣泡,震盪著 hip-hop 與 dance hall 元素,唱片公司紛紛上門,他自己也好奇原因是什麼?「他們說好玩得讓人想收藏!」

KARENCICI 的《傻眼 SHA YAN》專輯(Source:楊士慶提供)

問到如何形容自己的創作,士慶直率地答道:「我覺得我還滿瘋的!個性某些層面來說非常幼稚,很像小孩子。」大學時他常義務到兒童機構幫孩子上繪畫課,喜歡觀察孩子們畫畫,「我的老師就是那些小朋友。」 在他作品裡,自由童趣的元素是常客,「我想做什麼就會先放上去再說!」

他老是迫不急待嘗試新花招,為了丁噹的《愛到不要命》買了油漆,3、4000張一張張淋,每片 CD 漆痕都是手工潑成;包裝小小的,透著螢光粉、藍、黃,像糖果一樣夢幻且迷你的唱片上有滿滿手繪字與圖,是他為林宥嘉《少女》EP 所做的「少女感」詮釋。鼓鼓的《蟲洞Wormhole》則由內裡透出銀色反光材質,藏家們可以從封面自由掀起黑洞,探索其中反射出的模糊自我意象,完全呼應專輯精神。


「我覺得很多印刷廠都怕接到我的單!他們都會覺得我很煩!」(大笑) — 楊士慶


丁噹《愛到不要命》專輯(Source:楊士慶提供)
林宥嘉《少女》EP
鼓鼓《蟲洞 Wormhole》專輯

不過話說回來,士慶也怕被定型。「不安全」、「手繪感」的設計成了他的標籤,但他當然覺得不是每個歌手、每樣作品都適用相同概念:「雖然誇張的案子可以學到很多東西、會讓人覺得新鮮,但如果能在『安全』範圍內做得很搶眼,也是很棒的事。」很怕把大家嚇跑?「對!」他睜大眼笑著說。

讓無聊變有趣,盡情馳騁童趣奔放情感

楊士慶愛把「無聊」的事變得「有趣」,「『無聊』就是大家認為這件事『應該』怎麼做,我想要跳脫那樣的思維。」他始終想把藝術元素帶到作品中,而他所指的「藝術性」,不外乎是以「手繪」呈現心中那幅奔放的情感風景,如同他作品中那恣意的線條和不受限風格:


「繪畫不見得要畫得多麼和真實相近。繪畫是透過眼睛、心靈感受,產生怎樣的情感就畫下來,即使破碎、凌亂的線條,組合在作品中都會讓人有所體悟。」 — 楊士慶


在擁有繪圖螢幕前,士慶都會先把作品畫在紙上再掃描成數位檔案;他興沖沖地說,過去他總覺得手繪板是「夢幻逸品」,但在具備直觀螢幕的繪圖螢幕面世前,一直害怕用不習慣,因而直到現在才擁有了人生第一台繪圖螢幕- Wacom Cintiq 16。

向來習慣在紙上作畫塗鴉、再輸入電腦中創作的他,使用 Wacom 後,則又會經由繪圖螢幕畫好後再度印下來,經由反覆複印製造獨特的肌理效果。此外,這款 Wacom 還能在工作時作為「雙螢幕」使用,於做稿時同步尋找資料或對照提案內容,「案子沒那麼趕的時候,還可以用來追劇!」士慶興奮分享他的使用秘訣。

楊士慶以 Wacom Cintiq 16 進行創作

他大多會結合手繪增加畫面豐富性,甚至有一樣很喜歡的作畫工具是大學老師送的「樹枝」,怎麼用 Wacom Cintiq 16 畫出童趣筆觸,或者融入他一向喜愛的多媒材效果?「我覺得方式是一樣的,就像我會臨摹小孩子的畫作,但繪圖螢幕可以在應用程式裡選擇不一樣的筆刷,讓創作方式變得更有趣,適當運用下可以畫出在紙上可能都做不出來的效果。」對創作效果極為喜歡的他,喜歡得甚至自己拍攝、剪輯了一支影片與大家分享: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1582930551/videos/10216870572428257/

前段時間為桃園市立美術館「像極了怪獸!」特展繪製的展覽視覺,畫面裡有隨意擦拭混色、如蠟筆般的背景色塊,有想像力大爆發、看不出是什麼的奇異巨獸,整體看來就是張童心爆發的兒童畫作 — 這便是他第一次使用 Wacom Cintiq 16 完成的案子,運用恣意的握筆方式和不同筆刷效果交融而成:


「長大後,好像就會覺得『這些是小孩子在做的事』,但是我們為什麼不能從小孩身上學習天真的視角和想法呢?這也是我一直想在創作中呈現的『安全』與『不安全』。」 — 楊士慶


桃園市立美術館「像極了怪獸!」特展視覺(右圖 Source:楊士慶提供)

不定型自我,「我想被更多人看見」

「設計」之於楊士慶的意義很實際,「第一,它可以養活我自己,同時可以讓我一直做我喜歡做的事。我真的很喜歡我的工作,想要一直創作下去。」有一勢必有二,第二呢?「我想被更多人看見。」他的語氣很堅定。記得這位設計師的工作室先前也就因此直接以「楊士慶」為名,殊不知他立刻給了一個奇趣的回答:新名稱叫作「羊有47隻(Sheep47 Studio)」!士慶笑著解釋:「想用自己的名字加進一些很ㄎ一ㄤ的東西,某天洗澡的時候想到,士慶士慶 ⋯⋯ 唸起來不就 47,然後我剛好屬羊又姓楊!」實在很符合天馬行空的他。

對於未來,他說其實很想在「設計」以外,辦一個屬於自己的「繪畫創作」展覽。老家還放著很多從小到大在紙上完成的繪畫作品,加上現在開始使用數位工具創作,想要整理一系列的回顧展:「我想要拋開現在在做的設計工作,單純以創作視角來做插畫展;既然大家是以我的『手繪插畫』風格認識我,我會想在作品裡更加放大這樣的創作。」但他笑說,「可能要花很多年整理吧!」

也許以後變插畫家?

「啊⋯⋯但我還是很喜歡設計!」

再度怕嚇跑大家,士慶在訪問結尾,趕緊笑著強調。

楊士慶

平面設計師/插畫工作者,1991年生於新竹。 執行多檔展覽視覺規劃、書籍專輯設計,曾與林宥嘉、魏如萱、美秀集團、楊丞琳等歌手合作。 害怕無聊,喜歡有趣嘗試實驗。